又是一年栗紅時文/圖 高學工 中國林業雜志 昨天_羅田新聞網
新聞 廣告熱線:0713-506636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又是一年栗紅時文/圖 高學工 中國林業雜志 昨天

來源: 中國林業雜志

9月初,金秋送爽、栗果飄香。多年未見的表哥從美國回來,帶給我些禮物,當面“謙”收之后,感謝的話剛出口就被他打斷了,“停停……什么也別說,中午板栗燉雞。”三杯兩盞下肚,在一聲“湯甜”的叫好之后,他從口袋摸出一袋零食,扔在我面前。袋里除了幾顆板栗外,有一張紐約街頭家鄉人賣羅田板栗的照片。啊,故鄉的板栗!我腦子里貯存的記憶,頓時如山泉溪流,汩汩地流淌起來……

我的故鄉羅田在大別山南麓。據方志學家王葆心考證,梁武帝普通四年(公元523年)六月,始設羅田縣,“羅田”之名因安置當時雄踞此地的巴水蠻巨族田氏于羅州(當時羅田屬羅州)而得。那里,崗巒起伏,萬木爭榮,而板栗樹已經在這里生長了上萬年,在羅田處處可見。據《湖北省志—農業志》記載:早在唐代,板栗就成為羅田的大宗產出。

栗樹適應性強,生命力極其旺盛,從記事時起,我很少看到鄉親們栽種板栗樹,它大都是飛籽播種,自長成材,即使是在懸崖峭壁上,只要有一撮土,松鼠埋下一粒板栗,來年準會長出一株嫩生生的幼苗來。正因如此,故鄉的山沖田畈,地角四邊,屋后垸前,到處都挺立著它那高大的身姿。

如果把故鄉比作一位姑娘,那么,板栗樹就是姑娘身上美麗的衣衫。開春之后,板栗樹的枝頭暴出鵝黃的葉芽;慢慢的,葉芽綻出嫩葉,由鵝黃轉淡綠,微風拂動,如翠鳥拍翅。夏天,板栗樹葉墨綠帶齒,狀如紡錘,綠葉扶疏中,探露出條條金黃色的花鞭,散發出縷縷幽香,招來蜂飛蝶舞。秋天,渾身長滿刺的成熟栗球掛在枝條上,隨風蕩起秋千,有的“笑”得裂開了嘴,飽滿的板栗像笑落的牙齒從嘴里掉落下來。冬天,風掃落葉,板栗樹裸露出鋼筋般結實的枝干,有如大地伸出巨臂,擎住遼闊的蒼穹,別具一種古樸健壯的美。

故鄉有“四寶”:蠶吐絲、蜂釀蜜、樹結油、山產栗。山產栗便是指的板栗。板栗清香甘甜,宋朝詩人范成大贊譽云:“紫燦山梨紅皺棗,總輸易栗十分甜。”它不僅可飯可蔬,而且還是一味治病良藥。《戰國策》載:“北有棗栗之利,民雖不田作,棗栗之實足食矣。”生活困難時期,鄉親們用它充饑,現在則用來加工成各種美食。其實,板栗樹何止食用?它全身都是寶,栗仁可治病,花可以釀蜜,樹干可以做家具,就連那黝黑粗糙的樹枝,鋸成段還是培植香菇、栗蘑、木耳的上品原料。

我對板栗樹有著一種特殊感情,故鄉的板栗樹下,疊印著我童年的足跡;板栗樹的年輪里鑲嵌著我少年的回憶。我家是修天堂水庫的移民戶,政府另址重建的安置房,房前屋后、分山分地都沒有經濟林木,想吃板栗,每年要等到母親帶我到外婆家去才能吃上。因此,那時板栗樹的枝頭總是懸掛著我的期盼和歡樂。童年時,母親教我勞動技能就是揀板栗。每到打板栗的時候,舅舅像一名武士,騎在板栗樹椏上,手舞長竹桿,把板栗敲打下來,我們在樹下草叢中用鐵鉗一個個地拾起。這種活兒是輔助工作,并不難做,但要做得又快又好,卻并非一件易事。栗樹下雜草多,打板栗時要站在旁邊,留意板栗落下的大致方向,這樣才能又快又準拾起來。另外,打板栗時不能站在樹下,否則,不是背部被板栗球扎了,就是腦殼被板栗球砸了。上初中時,家里栽種的板栗樹有了收成,解決了我一半的學費。成家后,逢年過節,送給我武漢岳父的禮物都少不了他最喜愛的板栗……

板栗樹是故鄉的“圖騰”,是故鄉人的驕傲。故鄉的許多地方是用板栗樹命名的:栗子關、栗子店、栗子灣、栗子畈……建國以來,板栗一直是羅田出口創匯的拳頭產品,1986年,國家把羅田作為板栗商品基地縣予以重點扶持。如今,全縣板栗規模達到100萬畝,常年板栗產量6萬噸,系列產值10.5億元。國家相關部門分別授予羅田“中國板栗之鄉”“國家地理標志產品”的稱號,業已成為名副其實的“中國板栗第一縣”。2005年以前的近20年間,板栗生產收入一直是農民收入的主要來源,是60年代至80年代農村孩子順利完成學業的重要保障,農村第一批樓房主要是靠板栗建起來的。板栗產業的發展,直接促進了全縣扶貧攻堅進程,13.64萬貧困人口從中受益并實現了順利脫貧,使羅田成為全國產業扶貧的成功典范。

伴隨著鄉村旅游業的不斷升溫,家鄉的板栗也成為一個重要的旅游資源。春游板栗園,夏賞板栗花,秋收打板栗,已成為深受游客歡迎的旅游項目;板栗土雞湯、板栗糯米飯更成為游客必點的品牌菜。縣里創作的民歌《羅田板栗燉雞湯》,不僅是眾多游客餐桌上學唱的一首流行歌曲,而且唱進了北京人民大會堂,登上了農林衛視農民春晚。

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家鄉,如今沐浴著新時代的春風細雨,煥發著勃勃的生機。羅田人民既要金山銀山,更要綠水青山,在發揮山區資源優勢做強林特經濟、做活生態文化的同時,始終不忘做實生態保護,始終把綠色作為家鄉的主色調,積極管護,讓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、世界地質公園、天堂湖國家濕地公園座落境內。而明天,隨著國家公園在大別山試點建設,整合各類自然保護地保護與發展,羅田更蕩漾著雋永的生態智慧。

“千里大別山,美景在羅田”的家鄉,依然年年稻熟栗紅。大自然的豐厚饋贈,栗農們的辛勤勞作,將春天的綠葉,夏日的黃花,化作秋天的收獲,栗農的喜悅。在家鄉人的心中,板栗樹不僅是綠化樹、風景樹、搖錢樹,更是在外游子們念念不忘的鄉愁樹,生長出新的思想,新的詩篇……

作者:高學工

微信
APP
微博
快乐双彩开奖结果